Add caption


















今天,一口氣講了很多放在心裡很久的話…

能夠在適當的時機,把心裡真實的感受、想法,忍住淚水講出來,
是很棒的經驗!

我的身邊有一本小筆記本,

硬紙板的封面寫著New York 2012,
內頁則是牛皮紙的材質
這筆記本原本是設計來作行事曆的,
而我拿來寫日記,一天只寫幾句話,
一方面記下一點點一天中想記下來的事情(或心情)
一方面也讓自己沒有理由可以因為沒有時間而不做這件小事
倒數幾頁是空白的,
我在上面寫下了幾項年度心願,
顧名思義就是今年希望可以完成的事情
其中一項就是”爸媽來看我表演

沒錯,就是這麼簡單可是卻又很遙遠的心願。

“…我從事樂團相關的活動約七八年了,其實一直都很希望爸媽有機會可以看我的表演”
“…玫瑰墓的歌有些有長笛的部分…” “想到長笛我都常會想到,那年有著颱風的暑假,媽媽帶我去上長笛課; 坐在摩托車後座的我,都被雨潑得睜不開眼了,騎著車的媽媽卻還是強韌地迎著雨繼續前行,後照鏡中她瞇著眼的努力表情…” 

“…我其實一直很感恩: 我有時覺得,活到這個歲數(!),還能夠有辦法相信很簡單的事情,有辦法不帶目的去做一些純粹的事情,而且有辦法從中得到快樂,在自己的路上慢慢地走著,不在乎別人眼光,也從不真的失去信念,也許跟我父母一直都很疼愛我、讓我成長的過程中不真的擔心過甚麼有關…”

“…我一開始接觸樂團其實是喜歡唱歌, 而這點跟我爸爸是一模一樣;小時候我還會跟他一起唱卡拉ok~~ “
從小我就一直被叮嚀”要好好念書”, 
對家人來說,把我培養成一個成績好的學生,讓我可以自立(也讓他們的辛苦有意義?!)
是他們生活中一個重大的目標(也是唯一的目標?!)
從小到大…任何事情都必須有”教育意義”才有正當性
似乎我的其他一切,都顯得不重要,也不需要被了解
上了大學以後開始大玩特玩,甚麼事情都想嘗試看看
但是對於我的大學生活,其實他們知道地非常、非常少
每次我想要開始聊我自己,他們就會以”書還是要念”來帶過去

所以我一直不太喜歡回家,一回家大概沒辦法待超過兩天
“我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我有我的喜怒哀樂,我的生活,我不只是等於一個學歷、一個成績”
多少次我在心裡吶喊著
我其實也搞不清楚: 是他們對我的生活、對我這個人沒有興趣呢,
還是他們其實有某種小小的恐懼: 我的女兒已經不知道變成甚麼樣子了
保守的他們,也許害怕踏出本來的生活,害怕我讓他們沒有辦法掌控、不容易理解,
於是乾脆選擇視而不見
還是說其實原因很簡單: 他們最大的恐懼還是怕我沒有辦法自立、養活自己,
所以還是比較在意我的學業還有工作

這些情況到了這一兩年慢慢的有了改善(也許與家中有長輩去世有關)
當我察覺到這樣的變化時,我數次提出邀約,
但因為一些事情,家人仍不克前來。
昨天(7/13)在家中化妝時,聽到有人按門鈴
我以為我聽錯,或是有人惡作劇
結果是我媽給我的驚喜~!
也許對其他人來說,這樣的事沒啥好大驚小怪的
但對生長在如此保守家庭的我來說,對到這幾年才打破“單向溝通”的窘境的我來說
這一步走了好久…而且可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最後我附上之前寫給我媽的email中的一段話:
“…我有很多喜歡的東西,我喜歡各種音樂,喜歡看各種書,對很多領域的東西都不排斥試試看;聽到一首好歌或是讀到一句好話也許就可以開心一整天對我而言這才是真的讓我安身立命的東西,得以不感到迷惑,得以不迷失在物質的洪流中
正直、善良、包容、溫柔、勇敢,一樣是我最大的資產,讓我身邊可以有好朋友一路相伴,而這都是你們教給我的,有無上價值的東西
職業對我而言得以溫飽,但不能代表我的全部! 每個人都是獨特的”人”!”

接下來? 接下來還有其他年度心願待完成呢(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