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扯上政治,會變成什麼樣子?
    作者焦鈞於2004年左右卸下記者身分,轉換跑道,於立委白添枝的國會辦公室工作,開啟對農會系統的人脈建立與認識。之後進入台北農產運銷公司,實際參與兩岸蔬果銷售的協商過程。這本書紀錄自2004年起,橫跨十年的兩岸農業「交流」細節與心得。
 
農會:國民黨地方組織
 
    農會因為其選舉制度,與國民黨地方派系是「魚幫水、水幫魚」,牽涉太多錢與權,因此難以擺脫地方派系的色彩,常與暴力以及賄選牽連在一起。
 
    也因為農會等同於國民黨的地方勢力,民進黨透過發展「台灣農業策略聯盟發展協會」來與其抗衡, 以及整頓農漁會信用部,試圖削弱國民黨最重要的基層體系。
 
    陳水扁連任後,中共的「農業統戰」更加積極,並且直接公開以農會系統取代扁政府農業官方體系。換句話說,中共以對農業利益作為統戰策略,不願也無法透過扁政府,所以是經由農會系統「上下其手」。
 
兩岸之間以及台灣國內的政治角力
 
    2004年,是阿扁連任的開始,也是兩岸危機高峰的到來。一方面,319槍擊案可能觸動中共的敏感神經,因為「台灣內部出現動盪」這個中共對台動武三條件之一。另一方面,國親合作重奪政權的希望破滅,讓胡錦濤調整對台策略:硬的要更硬,軟的要更軟。所謂的「軟」,就是從「農業讓利」下手,試圖拉攏農民人心,且達到政績宣傳的效果。
 
    中共內部鷹派勢力抬頭,於2005年訂立了《反分裂國家法》。台灣則是舉辦了轟動海內外媒體的「扁宋會」,發表十點聲明:陳水扁在宋楚瑜面前,讓外界聽到他宣布任內不會推動台獨,化解了緊張的情勢,也讓宋楚瑜取得進入中國大陸的門票。但這個大好機會豈能讓宋楚瑜拿走?後來中共賣面子給「國共一家親」的國民黨,中共黨中央把台灣政治人物訪問大陸的頭香送給了連戰。
 
    2005年的連胡會,是自1949年以來,兩岸首次於公開場合的重要歷史性一握,也成了兩岸農業交流的起點。連胡會簽署新聞公報,「解決台灣農產品在中國大陸的銷售問題」,國台辦依此推出「二十二項台灣水果零關稅」,強調為台灣爭取在2010年「東協十加一」關稅優惠生效前,可以比其他國家更早起跑,享有五年的優惠與機會,這是所謂的「讓利」,但也因為台灣省農會出面「攪局」,讓中共更容易將政治意圖隱藏在農業經貿外衣之下。
 
    至於馬英九2008年上任後,由於黨務與政務體系的效能低落、敷衍心態,兩岸交流其實沒啥進展,與(中共?)預期的不同。
 
    中共攏絡基層農民的企圖,一直到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才總算認清:原來這些對台灣農民的讓利行為,效果其實不佳。作者警告,2014年台灣政治版圖扭轉,中共會更用力地經由農業交流來加強對台工作,設法讓「惠台措施」更有感。兩岸農業交流,其實是干擾台灣選舉的手法!
 
「讓利」不成,還招致「買辦」惡名
 
    中共對台系統對農會的言聽計從,其實形同「訊息壟斷」,也就是「買辦」。
 
    作者認為,「正確的農產品出口策略,是解救農業問題的一帖良方」。重點在於出口中國的策略必須「正確」。其中牽涉許多細緻的細節,包括需考量消費地的喜好、習慣,出口時的品質分級、包裝、運送等等,都有許多「眉眉角角」。而作者口中的兩岸農業交流「美意」,最後落得面目全非、遭致「買辦」圖利的罵名,關鍵在於,兩岸農業交流,「政治利益擺在前頭,離專業領域以及農民太遠,而非從專業操作出發,再回歸到政治利益的溢出」。
 
    兩岸農業交流透過太多的「中間人」,包括:台灣省農會、台北農產運銷股份有限公司、各式各樣與農業相關的民間協會。中國農業參訪團到後來亦變成為了對有關單位展示「績效」的「制式行程」。「中間人」常需要招待這些參訪團,甚至後來也不少「中間人」以申辦兩岸農業團維生,媒介生意。
 
    除了這些單位以外,作者也明示暗指,國民黨的官員,為了一個「利」字,從中作梗,不管是連系人馬阻撓國台辦官員接觸基層農漁民,還是立委想要從中要好處,都讓基層農民無法實質感受到到中共的「善意」。
 
    國民黨與中共一搭一唱,「創造」政績過了頭,也展現在「緊急採購」這個機制上面。2008年國民黨執政,不用擔心扁政府「扯後腿」,開始大量且明定緊急採購額度三千公噸,準備在滯銷情形出現時,讓中共「隨時」啟動緊急採購。作者覺得從這時開始,「緊急採購」的已經變質,因為:
  • 質與量控管不易
  • 無助於農民收入增加(那些柳丁本來就是B級品)
  • 不是所有農民都可以被納入採購對象
 
    一昧要中國買單,沒有考慮到品質控管的後果,是日後台灣水果在消費端通路施展不開(因為已經壞了台灣水果在中國的名聲)。
 
    中共的官員,某方面來說,也是「宣傳重於一切」,因此有些政策,要嘛形式大於實質意義,要嘛並沒有「抓到重點」,例如對台灣農民吸引力不高的租地優惠、租稅優惠,例如頻繁的參訪團、大肆採購、過度宣傳。在2011年選前,連馬英九也跟國台辦表明,希望可以減少來台採購次數。我想應該是因為基層不只沒有感受到明顯福祉,還因為宣傳過頭,引起民間反感。
 
    作者呼籲,兩岸交流需要「正常化」。要是沒有正常化,一直透過國民黨的外圍組織,會扭曲原本中共為了統戰而對農民釋放出的「良善美意」(?),也讓中間參雜太多陰暗面, 弊端叢生,政策的制訂與執行之間產生巨大落差。
 
回歸市場,尊重專業:少數成功的案例
 
    作者分析、比較了一些台灣水果進軍中國以及外銷他國的成功案例,例如鳳梨釋迦出口的關鍵人士沈百合,例如亞洲最重要的冬季美生菜生產地,雲林麥寮鄉「台灣生菜村」的結球萵苣,以及誤打誤撞成功進軍上海的葡萄柚。與書中提到的數個挫敗案例比較起來,其實成功的重點還是可以回歸到八個字:回歸市場,尊重專業
 
    作者呼籲,台灣水果進軍中國,不能只靠「台灣」的招牌,必須體認到,自己的產品會與其他國家的水果放在同一個場域中競爭。別以為中國市場大就急著想分一杯羹!要先能做到產品標準化且品質穩定、產銷履歷認證、解決運送過程中的保存問題,以及深入認識當地產銷市場生態。
 
現在進行式:待觀察與思考的點
 
    適當的政策制定,對於產業發展極為重要。
 
    作者覺得應該要創造讓中國「依賴」台灣農產品的戰略格局,並思考台灣農業產業升級的可能性。面對全球化的浪潮,急需在保護弱勢農業與市場自由化的天秤兩端,做出的拿捏與計畫。
 
    另外,台灣農產品在「自足率偏低」的同時,卻也有「生產過剩」的問題。其中一個原因,是目前政府部門對於資訊的統整不佳,沒有做好調配的責任。
 
    討論到香蕉的時候,亦提到統一超商透過「差異化行銷」,讓香蕉創造出一年二十億元以上的產值,踏實地解決了產量過剩的問題,而非巴望著中國來採購。
 

    作者說,「台灣水果要是沒沾惹到政治,那該多好!」我比較好奇的是:台灣水果進軍中國,怎麼可能不沾惹到政治!    

延伸閱讀:水果政治學